【专访】34年“男团”草蜢:明天的我打倒今天的我

以前我们师父梅艳芳跟我们说过,你们自己要懂得弄头发化妆,万一有一天你们出去表演,你的化妆师、发型师生病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就可以靠自己。”

2019年08月07日 原创

【深度】FIRST影展走入“少年时代 ”

FIRST一直在做的和能做的,也就是给青年导演们提供铺路的工具。

2019年08月03日

【特写】旅行团乐队:在浪漫和现实之间寻一个出口

总体而言,旅行团所面临的困境和沉浮都市中的你我没有什么不同,甚至那些憧憬和幻灭都没什么不同。这些问题可以具体到房子、交通、孩子上学……“其实是很不值得一提的那种问题,只不过我们可以用音乐的方式来抒发苦闷,但好像更多人找不到释放的出口。”

2019年07月31日

对话谢飞:爱电影的人只是一部分,纳税人的钱应该给所有人

“不要说青年导演没才华,或是中国在倒退,任何时代的青年人都有才华。”

2019年07月30日

专访 | 梁家辉:大家在融合,现在都是大中华电影

“混在小兵队里头,我还是最勇猛的一个。”

2019年06月07日 原创

专访 | 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现实题材和商业最接近,我们能感同身受

"不管是继续IPO,还是跟别人合作。我们不排斥被收购,但最核心的是理念一致。"

2019年05月28日 原创

【戛纳】第72届戛纳电影节:类型片的胜利与平均主义的选择

韩国的第一座金棕榈对于中国电影也有着无法言说的吸引力,人们不禁会想象:今天的韩国电影会是中国电影的未来吗?

2019年05月27日

特写 | 制造《乐队的夏天》

节目组和新裤子聊天,他们说自己有一些中年人的失落,当年意气风发,都觉得玩摇滚贼酷,结果20年过去了,这帮人还这样,也没有因此获得更多人的认可,也没有获得更好的生活。

2019年05月27日

【戛纳】沃纳·赫尔佐格:我只是对人类的状态和世界感到好奇

“我认为我没有误解日本的灵魂。”

2019年05月27日 原创

【戛纳】胡歌:刁亦男的指导让我既痛苦又享受

“当时正是这种生理上的感受,一下子刺激到我的心理,带来一种逃亡的情绪。 ”

2019年05月23日 原创

简介
你有一面,我也有一面。这里没有噱头、不聊八卦,我们只提供真实细腻的明星故事,只为独立思考的人群提供娱乐新选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