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举报你,你敢不服?死了,也不放过你遗孀、幼女和老母!

不死的明德 2020-07-26 23:56

晚上太累了,没有精力更新文章,将三周前的旧文分享给大家,请诸君阅。


方方阿姨:

 

展信愉快!

 

本文所引用的资料都会标明出处,欢迎方方阿姨来告!

 

举报、告状,您老是高手,晚辈要向您多多学习;当然,还有您死不认错、死不道歉、死了也要告的优良家风,更是让晚辈望尘莫及!您一定要多多保重身体,等到您老驾鹤西去那一日,我也建议柳家人将阁下的后人告上法庭——死了,也要为故人讨还一个公道!

 

不为别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2017年10月27日,湖北籍诗人柳忠秧(本名柳向前)病逝,直到他去世,也没有等来方方的道歉:尽管一审、二审均判决方方因侵犯名誉权败诉……

 

这个体制外的作家,万没有料到,竟然遭到了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的无端诽谤和泼污水,甚至于,到死,赢了官司、却没有等来那声迟到的道歉!

 

他去世的时候,方方发微博说:“生命本是无常,愿一路走好。”

 


转身,方方就将柳忠秧的妻子、小女、老母告上法庭,要翻案、要讨还公道!

 

即便是柳忠秧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人已经死了,也不至于罪及妻女和老母吧?更何况,是你方方侵犯人家柳忠秧名誉在前,是你败了两次官司在前,是你拒不执行判决、拒不道歉在前!!!

 

人家去世了,你又恶人先告状跑了纠缠人家的妻子、小女和老母,放眼天下,还能找到第二个像方方阿姨您这般脸圆之人吗?

 


老了老了,掉牙是正常的,就怕没牙呀!

 

今天,我所引用的一手材料不是别的,是2019年5月,广东高院驳回方方再审请求后寄送给柳忠秧家属的裁定书!(详见 @柳忠秧 置顶微博)

 


其一,方方举报柳忠秧参评鲁迅文学奖最恶毒的一条,是以举办诗歌研讨会为名拉关系,“把所有评委都搞定”!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答曰:判决书中指出,本案人物涉及三类:省作协领导、省作协此次邀请的评委、柳忠秧此前举办诗歌研讨会所邀请的嘉宾。

 

1.省作协,是鲁迅文学奖初评的组织者,负责邀请评审专家,并无评奖的决定权;

2.五位评委是省作协从外单位请来的专家,是初评结果的决定者;

3.柳忠秧邀请的嘉宾,只是有被省作协邀请为评委的可能性,仅此而已!

 

所以相关人员出现重合,责任也是在省作协,而不是柳忠秧:你不能倒打一耙说,老娘我后来挑选的评委,你为什么之前就邀请他们参加诗歌研讨会?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了!

 

其二,方方提交的由吴小斌、蒋南平、陈应松分别签名的三份书面证词提到柳忠秧在参评前曾经试图宴请他们且被拒绝。

 

可问题是,这三位都是省作协的领导!

 

柳忠秧作为一个诗人,举办诗歌研讨会,邀请当地作协领导出席,这应该是正常的礼节吧?方方却拿这个当做柳忠秧搞定所有评委的证据,简直可笑!

 

5位评委是你们省作协在人家举办诗歌研讨会之后挑选的,你反过来指责人家邀请的人跟你挑选的人重合了?这不是搞笑吗!

 

关键是,你方方身为省作协的主席,竟然用下属的证词,来对付体制外的诗人,真可谓是其心可诛!

 

所以法院裁决书才会如是解释说:“柳向前私人出资邀请嘉宾举办诗歌研讨会本身并不违法,如果省作协认为柳向前在参评前举办诗歌研讨会不妥,则省作协在报名时就应当拒绝柳向前参评。

 


其三,那么问题来了,方方在人家参评前为什么不拒绝呢?

 

答曰:判决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

 

“省作协党组书记蒋南平、省作协主席汪芳、副主席陈应松曾经专门就此事进行过商议,并且作出了决定:“我们商议过几种方式,试图阻止柳忠秧,但都觉得不合适。最后决定,遵守游戏规则,一切交由评委定夺。评委评出什么,就是什么。”(汪芳提交的由蒋南平签名的证词内容)”

 

诸君,你看这是什么逻辑?

 

你方方也参加了讨论,你们讨论的结果是——遵守游戏规则,让人家参评!

 

并且言之凿凿称“一切交由评委定夺,评委评出什么,就是什么!”

 

结果评委评出来,柳忠秧获奖,你方方就跳出来破口大骂:他搞定了所有评委!

 

操,我不想说脏话:我就是见不得这般反复无常!

 

甚至连法官都看不过去了,直接将这段话写进了裁决书:

 

汪芳认为,写得很差的诗被评委推荐就是“搞定”了评委的结果,法院不予认定是反智的。汪芳的这一主张在逻辑上并不严谨。评价作品好坏跟个人的主观感受相关,但是否“搞定”评委却是一个客观事实,需要证据支持。如果法官可以通过想象而不是通过证据来认定事实,则整个社会终将陷入危险之中。因此,一审、二审法院因证据不足而对汪芳所主张的柳向前“把所有评委搞定”的事实不予认定并无不当。”

 


这个案子,到这里,我已经梳理得够清楚了,所以诸位应该清楚,为什么一审、二审都会判决方方败诉吧!

 

败诉之后,拒不执行,后来还是法院将判决书强行刊登在媒体上,我倒是想追问一句:方方阿姨,这份版面费您有没有支付呀?

 


如果没有支付的话,我建议法院应当将方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督促其依法履行应尽的法律义务:这笔钱,不应该由法院来出!

 

这不仅是还逝者一个公道,更是对活着的家属——给予一份迟到的道歉!

 

当然,这桩方柳的公案只是暂时落下帷幕,还有一桩公案,我会另行书写:关于方方阿姨20多年前32万公款的下落、关于江夏区汤逊湖风景区650平米小产权别墅如何变成大产权、关于三份工资、关于长江文艺800万经费,是的,我知道您当年已经回应了一些,我也会客观公正的将双方的意见都公之于众:您若心中无鬼,怎怕旧事重提?(备注:三周前的承诺,已逐渐在微博“明德先生”向诸君兑现,至于长江文艺经费问题,请恕我有所保留,毕竟别墅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我需要留一点看门的家伙什

 

毕竟,我很尊重您敢于质疑的风格,所以我才冒昧的效仿您的老路,质疑一下前辈您:方方阿姨,您老住着别墅、雇着保姆、腿脚还不好,万望珍重呐,生气和熬夜都会伤肝,一定要好好活着!

 

毕竟,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柳忠秧和他的遗孀、幼女和老母头上,那就是一座山!


可时代的一座山,落在您的头上,也只是一粒灰罢了!

 

此致我最最敬爱的正厅级普通老百姓方方阿姨!


尾声:


柳大嫂是个善良的人,她曾跟我提到方方的日记,并坦言,虽然两家有仇,一开始也曾赞赏,后来觉得负能量太重,再后来觉得不对劲,才开始质疑她日记的动机,这里有一段原话我摘录如下:

逝者已矣,重温这篇文章,希望诸君对方方的处世之道和人品,有更深入的认识,仅此而已。


您最忠诚的粉丝

明德先生

2020年3月21日

我是明德先生,只用事实说话

承蒙不弃,敬请关注本人第6个小号

一起说点真话,可好?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