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闲的心,做最勤快的人

周志远 2020-09-09 10:54

每天早上三四点钟,我便会起床,在万籁俱寂的凌晨时分,一个人在客厅里读书,开启新的一天。六点左右为一家人准备早餐,吃完早饭后,送孩妈去班车点坐班车上班,顺便去菜园里干点活儿并摘点菜回家。

多数情况下,上午八点半前我会在家里或在我的书房里进入工作状态,这个时间基本上与大多数人的工作时间相似。不过在开启这一天的工作之前,我已经完成了两三个小时的阅读和做完了一些家务活和农活。

整个上午我都会在处理病患的各种问题,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我就会阅读和写作。中饭一般是在上午十二点钟吃。中饭是自己做的很简单的中餐,或一饭一二菜,或一碗面条,或炒年糕,有时甚至只是冲泡一碗麦片粥。中午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吃饭,所以做起来会容易很多。

中饭后略微活动一下便会午休,我的午休时间一般在半小时左右,午休醒来后会赖在床上读一两个小时的书。午休结束后,便是回答各种咨询、阅读和写作的时间。受疫情影响,我的工作量减少了,目前也在做一些与医疗相关的其他工作以补贴家用,但是不会做很多。

晚饭是孩妈下班后回家做,吃完晚饭后,我们一般会出去运动1-2个小运动结束回到家里,是八点甚至更晚,洗漱一下后,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入睡

睡前,我会半躺在床上看一会儿书,一般这种时候我喜欢阅读不用太费脑子的人文社科方面的著作——我最喜欢阅读的是人类学方面的专著,因为又好看又催眠。晚上九点左右我便会很自然的入睡了,少数时候也会到十点钟入睡,晚于十点睡觉的时候极少。家里人多数比我睡得晚,我基本上都是在阅读Kindle上的电纸书时睡着的,睡着后电纸书都是家人帮我关的。

我住在国家图书馆附近,疫情前,经常泡在国家图书馆看书。周末或节假日我要给学生上课,不过课程量不是太大。这段时间,每个周末我们基本上会抽出一整天的时间,全家在京郊骑行。

我的中年岁月,没有在麻将桌和无休无止的酒桌上挥霍,我也没有让懒惰和抽烟喝酒的恶习糟蹋掉自己的身体,所以精力很充沛。我自认为自己属于最勤奋的人之一,从高中时代,我便是公认的比一般人勤奋很多的人。

我的很多同学愿意和我同桌,他们希望靠近我,为我的勤奋感染,约束一下自己,提高成绩。但是我更喜欢一个人坐在教室的一角,不受任何人干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学习阅读思考和写作。

从上高中到现在,我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热爱阅读和写作,乐此不彼的沉浸在阅读和写作之中。

阅读最大的好处,我认为是它能带着一个人不断的走向比以前更为广袤的精神世界当我们的视野越来越宽广时,心中的迷惑会越来越少,情绪的波动也会越来越小。

这样的一种状态,我很难用言语去形容,但是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很多人体验过,因为喜爱阅读并从阅读中受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个人是不算老几的。

一个喜欢阅读的人,其实并不孤僻,他无时无刻不在与人交流,只不过交流的对象是那些热爱思考和写作的人。如果一个人既热爱阅读,又热爱写作,那就不但能与无数的作者交流,也能与无数的读者交流,与一般人的区别只是交流的方式有异而已。

很多人会觉得人生很累,但是我很少有这样的感受。一个人只要心如闲云野鹤,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活在这世上都会轻松自如。“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心能空空如也者,时刻都能活得从容不迫。即便偶尔确实疲惫不堪,稍作休整也会满血复活。

也许有人觉得只有一个人衣食无忧了,内心才会如此的悠闲自在。我个人对此是不认同的。我在二十出头的时候,穷得很,真是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但是在摆脱了最初的一段时间的抑郁焦虑之后(这段时间大概就是孟子所说的“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吧),我便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了这样的悠闲自在的状态,所以我的感受是心闲与钱财无关。

大概是2000年春节的时候,我身上的钱不足十块,当时租住在北京郊区的一间平房里。下个月的房租和接下来的饭费都无着落,我仍然在悠闲自在的看书和在院子里自找乐子,过得很淡定。

房东的女儿应该是因此而看上了我的,很喜欢与我接近。那姑娘适逢婚龄,我追追她或许能成功。只是那时我心有所属,没有再惹相思——人在热恋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做这种愚不可及的事情。萧伯纳曾很懊悔他年轻时错过了一场艳遇,萧翁颇以此为憾。我的遭遇和萧翁有点像,不过我不止错过一场艳遇,而是错过很多艳遇。懊悔多了,也便没那么多心思再懊悔了。

我儿子上幼儿园中班时,我带着他去捡矿泉水瓶。我告诉他,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要犯愁,你能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或许就是连饭都吃不上。如果到了这一步,只要你能够勤快点,在马路边拾荒,也能赚到钱买点糊口的食物。没有地方住的时候,我们可以睡桥洞——我虽然没有睡过桥洞,但是睡过火车站的候车室。

人在最艰难的情况下,如果依然能够生活得很放松的话,那么我们在任何一种状态中,就都不会有烦恼。我虽然不是佛教徒,但是受到了佛教思想的影响。佛陀提倡佛教徒“日中一食,一宿”,我觉得这种生活方式非常好。东南亚的很多国家,年轻人有短期出家的传统,可惜我国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也愿意短期出家,体验一下佛教的三次住宿在同一棵树下,以免对物质生活生出执着和依恋之心的生活。

但是我不大喜欢像真正的沙门一样,靠乞食为生,更不喜欢抛家弃子。我也很难信奉只有佛教的教义才是至高无上的法——学过人类学的人大概都会有这种感受,世界大着哪,各种文化都有其过人之处,还是别自吹自擂的好。精神食粮这种东西,和普通的粮食一样,各有各的营养,人从方汲取精神食粮,对身心更有益。所以我成不了虔诚的佛教徒。

一个人只要足够勤劳,不管他有求无求,终生都不会有物质匮乏之虞。很多人觉得世道败坏,天道酬勤的规律不存在。我个人不这样认为,在任何一种社会中,天道酬勤的法则都存在。勤劳的人,即便在物质上不刻意追求,亦不会匮乏。

有些人勤劳是勤劳,但是欲望太大,而且也容易嫉妒他人所得,所以总是会对自己的收获不满,会认为天道酬勤是一句空话。鄙人没有那么大的欲望,只要食能裹腹,衣足蔽体就够了,略有丰裕更好,没有也无所谓。所以很不容易对当下的生活感到不满足。

心要想闲下来,其实很容易。心无不足,当下即闲。心闲的人,会觉得人间是天堂,虽然世界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们有热情去改造它。内心沉重的人则不然,对他们而言,人间就是地狱,每一刻都难熬得很,所以很多人选择了自杀。

若一个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不是既勤快又知足,而是既懒惰又贪婪(可悲的是,通常这两者就如孪生兄弟一样,形影不离),那就很悲催了。这样的人,一辈子都难得安宁。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在生活中不惊不怖,内心安宁喜乐。很多人可能觉得每个人的幸福标准不一样,我看未必。窃以为这就是幸福的本质,只是不同的人要借助不同的工具来达到这种状态。有些人误认为他们借助的那些工具才是幸福,这是舍本逐末,头脑不清楚造成的误会,不是事实。

公众号:zhouzhiyuan360

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