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山水美,足以寄余生

周志远 2020-09-15 17:46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东坡《临江仙》

忘却蝇营狗苟,江海寄余生,大概是很多人疲惫时的心愿。苏东坡虽然有此愿望,但终其一生,他都避免不了宦海浮沉,颠沛流离,几度惨遭政敌暗算,最终还因为感染传染病而死在羁旅之中的命运。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写的田园诗成了中国文人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但是现实中的陶渊明到了晚年,穷困潦倒,生活十分艰难和狼狈。陶渊明是个好酒之人,酒很伤人,晚年的他身体也不好。

便是最会玩的李渔,到了晚年,下场也不太好。自从他的戏班子散了,没有了足以支撑他的“闲情偶寄”的生活的收入后,渔的闲情逸致就没有以前那么高了,老了也免不了为生计而四处奔波。

一点浪漫精神都没有的人,活得太死气沉沉,但是过度浪漫的人,也很难活得自如自在。我们往往只看到别人的一面,不知道他们生活中的另一面,便以为他们生活始终都如他们写的诗歌一样美好,殊不知美好也只是一种片段式的存在。

我愿做个不俗不雅之人,不沉迷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也不求格调太高。一面老老实实的赚钱养家,一面寄情山水,在出世与入世之间寻一条中庸之道走。过最俭朴的生活,但是却也始终不忘磨砺自己,提升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有养家糊口的本事,不必颠沛流离,仰人鼻息。

所以我没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愿望,也不去宦海沉浮。学医治病,救人救己,帮助他人解决痛苦的同时,兼为稻梁谋。只是要我低头去服务的对象,我也会敬而远之。不折腰而能收获五斗米养家糊口,那收获了又何妨?

我的余生,将寄托在京西的山水之间,而非老家的荒山野岭之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京城不急不慢的奋斗了二十余年,站稳了脚跟,我也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作为一个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中国人,我爱北京城丰富的文化资源。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官,我对社会的未来很乐观。

京城卧虎藏龙,再出色的人,在京城也很难显山露水,更何况我这样的平凡之辈?居住在京城,不隐自隐矣!走在这座有着两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的马路上,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只偶然有两三次,在北京城被陌生人认出来了。那时候我用自己的照片做头像,读我文章的读者在国家图书馆门口见到我后,亲热的跟我打招呼。除此之外,我的生活波澜不惊。这几年我特别注意保护自己和家人的隐私,不轻易发照片,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个穿着布鞋,骑着自行车,衣着普通,相貌平平的矮个子中年男人,不具有任何鲜明的辨识度,走在路上也没有回头率。但这就是最美好的生活,我不惊扰别人,也无人来惊扰我。

虽然偶尔我也会点评时政,但是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激进分子。我接受余英时先生和资中筠先生的观点,认可中国的政治进步需要时间,中国普通人的文化水平的提升也需要时间。只有当这种进步和提升自然而然的完成的时候,一个理想的大同世界才能在中国建立起来。

我没有能力,也无意于在中国掀起任何狂澜。只希望在中国文化和政治文明进步的历程中,默默的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很多人希望我出版我的书,我自己无意于过早的出版任何著作。一是因为觉得自己的写作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二是不希望生前名气太大。或许在我即将撒手人寰时或我死后,会有我写的专著出版,但我不希望它们过早的面世。我不希望任何高调的事件来扰乱我平静如水的生活。

我早已在少年时代就体验过众星捧月的滋味,不再羡慕别人的荣光,也无意于重温那种万众瞩目的生活。美好的生活是安宁如我的现状的,过则不如不及。

读书写作和工作之余,我在京西的山水之间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田园牧歌。我一贯认为,人的生活只有多元化才会轻松有趣,仅有书斋生活是无法满足我的身心需要的。京西的好山好水,能够弥补书斋生活的不足,为我提供一片释放自我的天地。

长途旅行一是累,二是贵,此二不利因素均为我所不喜。新冠肺炎后,长途旅游还有风险。所以我在工作之余,喜欢在京郊短途旅行。京郊游一天即能往返,无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无需到外面吃些不干不净的食物,又能放松心情,欣赏美好的自然风光,何乐而不为?

北京城很大,便是京郊游,一年到头也都玩不腻。我们只有那么多的休息日,京西这一片就足够我们消遣的了。我在京西不但见过好山好水,还见过久违的水稻和油菜花,足以缓解乡愁。短程旅游的过程中,我还发现北京郊区有人在租赁菜园,于是毫不犹豫的租了一块,过了一把田园生活的瘾。

从妙峰山到灵山一带,有丰富的天然中药资源。每年秋天,我都会去那里采药,过一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生活。很多人哀叹现在没有天然的中药材,其实天然的中药材到处都是,只是没人肯去采而已。以前我是坐车去采药,从今年起是骑自行车去。

京西的大山里,漫山遍野都是山枣,有些山枣是无主之物,我去采药时,会顺便采摘些山枣吃。这里的山枣水分足,甜度够,很好吃,我采药时不止摘了自己吃,还会摘些带回家。桃子和海棠果时候,我在山上也采摘过不要钱的桃子和海棠果。

天地间的很多东西,只要不想着把它们占为己有,就都可以为我所用,也可以说为我们所拥有。大自然没有真正的主人,如果说它一定有个主人的话,那个主人只能是大自然自己。京西的山水,固非我所有,亦可谓为我所有也。经常,偌大的一片山林里,就我一人,没有谁来和我争,与我做伴的只有这里的春光秋色。

北京郊区的生态环境保护得很好,京西是北京市的水源地之一,所以它的环境保护得比我老家湖北好多了。这里的河流清澈见底,比我小时候在老家见过的河流还干净。渺小的我,没有太多的奢求,只要偶尔能在这样的青山绿水之中走一走,就很满足了。

我也很珍惜这片土地,在这里采药时,从不破坏这里的植被和生态。我以采摘果实类药材为主,采药也是按需采药,绝不多采多占。也不带一些对大自然不够友好的人到这里来滥采中药。这也是我不随便发自己采药的图片和视频的原因,因为我见识过很多人破坏大自然的行为,不敢因我的引导,导致一些人仅为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去破坏自然环境。大自然有宽阔的胸怀,赐予我们丰富的物产,我们也应该善待它。

中国文人大多喜欢寄情山水,中国古代田园派诗词歌赋都很有抗抑郁和抗焦虑的作用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典型的中国文人,但是也附庸风雅的喜欢寄情山水。我喜欢中国文化中的这种亲近自然的精神,大自然质朴而纯粹,多姿多态却又真实不虚,是我们最可靠的朋友。愿所有人都能终生热爱大自然,对它从不生厌。

公众号:zhouzhiyuan360

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