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利人情怀】油面筋

监利人杂志 2020-09-23 06:50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油面筋


 


9月16-18日,监利市在江阴市华西村召开招商工作会议,熟悉的画面又勾起我的江阴印象。 
离开江阴,告别服役十多年的黄山炮团的时候,只带走几袋油面筋,留给我记忆中的江阴味道。正如我曾轻轻的来,也轻轻的走。
1990年3月,我入伍来到江阴黄山炮团,开始在这长达十多年的军旅生涯。
多年部队生活中,陈年的记忆里,战士们心中的具有部队特色的美食当属红烧肉,大排莫属。而要说情有独钟的江阴地方特色美食,能够在炮团让普通战友都能大快朵颐的家常菜肴,就是油面筋了。作为江阴的秘密武器,油面筋无论怎么搭配做菜都会把普通食材的口感变得丰富可口,而炮团官兵对之偏爱也逐渐成为一种习惯。在江阴人看来,油面筋朴实无华,浑然天成,不同寻常之处,则在于他不甘当配角,连常人弃之不用的废料,也能完成珍馐美味的转化,打开了一条通往心灵的路径。                                 

汽车队改革后,连队也没有指导员,副队长,排长,就队长老段和我。作为汽车连队司务长,要当好一个红管家,除了坚持财务制度、搞好伙食调剂和后勤管理保障,牢固树立为基层官兵服务的思想之外,更要做好连队战士思想工作。工作千头万绪,其实落实在我的岗位上就是最重要一条:实实在在保障好连队官兵的菜盘子,保证战友们吃的营养,健康,丰富,经济,实惠,满意,这顶半个指导员。皆知众口难调,可不用说,炮团上下都知道汽车连队伙食好,是当时每个战士进部队的小目标之一,你想,在部队能学个驾驶技术,军地通用,回家能有个好门道,在部队吃得好好,经常出车到长三角,上海,南京大城市开一开眼界,何乐而不为?
这方面,我曾为每周五制订食谱绞尽脑汁,逐渐摸索出一套成熟方法,一周食谱,先按照伙食费标准做好经费预算,首先把中餐主菜一安排,红烧肉,大排,红烧鱼块,焖鸡烤鸭烧鹅等等各一次,星期天就安排红烧油面筋,错不了。                                        

汽车连队没有炊事员,都是第一年新驾驶员轮流,如何迅速提高驾驶员的炊事技能,我还是下了不少功夫,不然哪能搞得伙食在部队上下远近闻名。这真得感谢象周立祥,朱黎春,张志刚等等这样的班长们,他们都做得一手好菜,见多识广,我的印象中,红烧油面筋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记得我第一次在部队指挥连吃到油面筋塞肉,一个人分了三个,看到碗里三个圆球,不知何物,下口之后,才觉是难得的美味,好象老家的肉末丸子或者早餐油榨的麻圆子,又不是淮扬名菜红烧狮子头,但好吃的不仅仅是里面的肉馅,还有外面的那层面筋皮。吸饱了汁水的油面筋软下了坚硬的外壳,变得柔软,弹韧,吃到嘴里,爽滑可口,回味无穷。还想吃时,没有了,连队战士们都是按计划分餐,只好用油面筋汤泡饭,哪知,这饭粒充分吸收了油水的滋味,要是就着一两口上海青,简直就是人间至欢,以至有了油面筋情结了。
江阴城中菜市场,寻常市井姿态里,隐藏着江阴最为丰富的味道,闻名遐迩的长江三鲜河豚、刀鱼、鲥鱼之外,更符合平民大众烟火气息的油面筋有两种,一种大的空面筋,一种是灌好了肉沫的油面筋。为了省事,一般采购灌好了肉末的。偶尔买空的,利用周六周日机会,让战士们体验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乐趣,盛筵背后是激情的尽情挥洒。
炊事班负责馅料的制作,也不复杂,猪肉糜若干,加入少许盐、葱末、姜末、生抽、料酒、老抽,打上鸡蛋,加点水,倒入少许香油,搅匀了备用。
然后分成几个等份,每个班派一个人帮厨,我就在食堂指导。油面筋里面不是中空的,洗净手,用右小手指捅破一个洞,手指弯曲,在内部掏一掏,围着转一圈,破坏纤维,腾出塞肉空间,然后用勺子挑馅料,塞入,用手把洞口封住,放在大盆中。
这时,周立祥们早燃起灶,然后放锅里,加清水、生抽、老抽、少许盐,大火煮开,转小火煮至面筋上色入味即可。其中锅盖最好要木制品,随着烹煮的蒸气,木头的清香也融入油面筋里,妙不可言。
煮好装大菜盆里,热气腾腾的,清香能从炊事班飘到俱乐部,引得战友们无限遐思。                         

油面筋塞肉,在我的记忆的里,不是一种美食,而是军旅生活的味道。一件小事,比如吃到这个菜,就能开心老半天。当然了,我开心还是有原因的,这个菜,虽然看似简单,但是,真的非常好吃,而且最最主要的是,战士们吃在嘴里,甜在心里,笑在脸上的纯真,如同油面筋的味道,令我开心得很,是我价值的体现。                                 

在江阴的日子,我特地去油面筋制作地江阴印染厂实地考察过。原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苏州,无锡等江南纺织业发达,纱厂较多,作为纺纱的一个工序,需要大量淀粉浆水,工人们就把面团泡在水里面反复搓洗,然后把取得的淀粉水作为配料加入制纱,剩下的生麸就成了副产品。江南人聪明,就放入油锅,生麸中的水份蒸发,膨胀成圆球,反复油炸起锅再入锅,这样经历四次膨胀收缩,即收获这表面金黄,内部蓬松的江南美味,既不浪费,也成特产,更是一种生活智慧。2016年,油面筋入选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有时候,令我们魂牵梦萦的不仅是一道菜的味道,更是过往和战友们一起经历的美好回忆。人有时还是很容易满足的!现在回头看看这一段经历,仍然觉得幸福满满。不知道现在的菜场里还有没有?战友们天各一方,估计都没有人记得这油面筋的味道了。
离开了江阴回到家乡监利的时候,我还特意在家里尝试做了油面筋,无奈总感觉不是以前的那种味道。                   

生活,就是这样。
总有一种味道,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她总在记忆深处,让你在不经意间想起似水年发。就象这小小的油面筋,总能拨动味蕾,她承载着我们军旅岁月,记录着我们喜怒哀乐,见证着我们金戈铁马,分享着我们成功失败,品味着我们酸甜苦辣,让我们回到过去,这就是黄山炮团的味道。                

 每每想起,心中都有一股暖意流过,那是真正能让我安心,永远支撑我不忘初心,继续前行的味道。教我如何不想她?


作者系监利市交通运输局转业军人




往期精彩回顾


【监利印象】一字之易有讲究

【监利媳妇】童年的回忆

【监利人情怀】秋姑奶奶

【印象监利】美丽的朱河  可爱的家乡

【抗疫情怀】白色故事

【监利人故事】父亲的职业

【监利荣耀】网市玻铝,永不止息的生命之歌

【监利人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行者无疆】古越古城  印象绍兴

【乡村爱情 】 夏夜情


欲知家乡事

关注加微信

请读《监利人》

故园情洋溢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