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对我说:爸爸,我和你并不一样

周志远 2020-09-16 08:02

前几天,孩子玩游戏延误了写作业的时间,我批评了他几句。那天晚上,儿子狠狠心,把自己电脑和手机里所有的游戏和娱乐类的app都删除了。到第三天早上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件事情,于是对他说,恭喜他终于下决心删了游戏,这真是了不起,现在上高中了,是应该自己管自己。

可是儿子却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对我说:“爸爸,我和你并不一样。我删除了所有的这些应用后,相当于抹掉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痕迹。”接着他又说,这些app是他与外界交往的重要工具,维系了他的社交生活。他其实并不情愿删除,但是因为挨了我的批评,所以狠狠心就删除了。

我对他说,高中阶段,社交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减少了社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孩子几乎有点儿愤怒的说,你可以不要社交,但是我需要,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听完他的话后,我沉默了。他说得毫无疑问是对的。孩子和父母是不一样的,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但是作为父亲,我有时不免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无论我多么的标榜自己是个开明的家长,都避免不了做这种蠢事情。但是孩子自己选择删除app,也必定是认真权衡后做的决定,所以我不需要再去干涉他。他愿意从此不再安装游戏app也好,过一两周后又重新安装了这些app也好,我都不会太多的干涉。从心底里说我倒是希望看着他自律起来,我从他这个年龄开始,是有很好的自律能力的。

昨晚回来,孩子又兴高采烈的和我谈论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区别。之所以谈这个话题,是因为他最近把霍金的《时间简史》看完了,于是顺带着自己也查阅了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有关资料。他说他搞明白了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区别了,我当时就有点儿不合时宜的泼冷水,认为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去搞清楚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区别。

这瓢冷水我其实不应该泼的,为了找补,后来我还和他讨论了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区别,发现他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做了点功课。他的理想是当个数学家或物理学家,所以对这类问题感兴趣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我觉得自己在与孩子交流时总好像慢了半拍,忽视了孩子正在兴致勃勃的成长的一面。一个高一学生有耐心看完《时间简史》,是非常值得赞扬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看完后还能余兴未了,费心思去了解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区别。虽然略有不自量力之嫌,但是人类的求知欲就是这么旺盛,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世界上的很多难题,正是在这种不自量力的精神的驱动下解决的,一个没有勇气挑战难题的人是不可能解决难题的。当求知欲的火苗在一个人心中燃烧起来的时候,他可以打开一扇广袤无垠的学问之门。

我家的书很多很杂,孩子从初中阶段就开始阅读《乌合之众》这类书。并且有一次还和她妈妈谈论《乌合之众》,向她讲什么是群体心理学,解释社会上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的内在原因。另一次他妈妈和他讲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时,他也引经据典且雄辩有力的反驳他妈妈的观点。最近更和我们讨论谭嗣同失败的原因和中国社会的未来,他对谭嗣同了解的深度令我感到很惊讶。孩子是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无知小儿。

有段时间他对维尔 · 杜兰特的《世界文明史》这样枯燥的大部头也表现得兴致勃勃,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翻阅这部号称是21世纪的新史记的大部头,去全面的了解人类文明的发展脉络。而他能够被这本书吸引,这已经很不错了。

我在他现在的这个年龄,虽然也读过很多书,但是不曾阅读过这么有深度的书,因为我小时候,家里没有这类藏书——那时候我主要读我四叔和我哥哥买的书,他们买的全部是文学类的书。而现在,我家里的藏书非常丰富,孩子可以从我收藏的各类书籍中选择他自己喜欢的来阅读。网络也给他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他可以通过网络搜索来拓展自己的视野。

我在种菜时明白一个道理,丝瓜等藤蔓类植物,只要我们为它搭的架子足够大,让它有拓展空间,同时让它被阳光照射,它就可以尽其可能的生长和结果。父母之于孩子,就像攀爬架之于丝瓜,我们无需忧心孩子的成长,只要顺应他的天性,为他搭好架子,他就能茁壮成长。当然,至于能成长到什么程度,那是由个人的天赋所决定的,人力所能改变的其实有限。

一个人无法复制另一个人,自由成长在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是当一个人被逼着去复制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成长就不再自由,也不再快乐,最终这种成长会以失败告终。

家长尊重孩子的个性和表达自由,国家尊重社会成员的个性和言论自由,这都是文明发展的必然方向。我们要学会接受别人和我们不一样这个现实,也要尊重他人与我们的不同,不能强迫他人接受我们的想法。从思想和意志上强求自己的孩子,对他们的成长是不利的。

公众号:zhouzhiyuan360

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