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患者的悲伤没有理由,也不分时候

周志远 2020-09-27 21:17

要想接受并理解抑郁症患者,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很多抑郁症患者的家属,往往都认为这些抑郁症患者只是在“作”。看起来他们的确像是“作”,因为他们的抑郁情绪说来就来,毫无征兆,既没有理由,也不分时候。上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可能就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消极得令人难以忍受。但这就是抑郁症的特点。

澳大利亚作家马修·约翰斯通曾经将抑郁症比喻成一只无时无刻不守侯在患者身边的黑狗,一不留神它就要把患者拉进消极悲伤的情绪之中。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最折磨他们的是无尽的孤独感。他们感觉不到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人能够理解他们,即便是最爱他们的人,也仿佛只能站在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与他们相望。所以绝大多数的抑郁症患者,最终都会走进极度消沉的自我封闭的世界里。

我最初对此有切的体会,是因为我接触到的很多癌症患者伴有抑郁情绪障碍据统计,恶性肿瘤患者常见的精神障碍包括焦虑障碍,抑郁障碍和谵妄,患病率的范围约在10-30%。终末期恶性肿瘤或某些恶性肿瘤类型的患者抑郁患病率更高,终末期患者谵妄高达85%焦虑和抑郁会导致因恶性肿瘤死亡的风险增加27%(相关数据见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组织编写的《中国肿瘤心理治疗指南》)

如此普遍的抑郁现象让我不得不关注和研究抑郁症。我试图通过我的写作让我服务的患者和患者家属明白何为抑郁症,以及如何缓解抑郁症患者的抑郁情绪。因为恶性肿瘤患者的问题需要从多学科着手去解决,大多数的恶性肿瘤患者出现精神障碍问题后,非但得不到帮助,反而会受到照顾他们的亲人的谴责,因为他们的亲友不能理解抑郁症。

抑郁情绪不是患者本人所能控制得了的。关于抑郁症的来源,医学界至今仍无明确的说法。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患者长期的容易受负面情绪的影响。我们在生活中经常看到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对自己的一切都感到不满,总是怨天尤人,哀叹自己的不幸。不管他们拥有多少财富,他们始终都很难感到幸福。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存在抑郁情绪障碍,一旦他们的生活出现重大变故,比如亲人的丧亡,子女教育的失败或自己身患重大疾病,他们便开始出现中度或重度抑郁障碍。

除非家属与患者之间有深厚的爱,否则的话,抑郁症患者很容易因为其情绪易激惹的特点把人际关系搞得一塌糊涂。他们可能把自己的疾病归咎于所有与他们有关联的人。比如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肠癌患者,她在我的对面坐下来后,一直向我哭诉着是她丈夫和婆婆合力把她折磨成癌症患者。她在患病前与夫家的关系就处理得不好,生病后更无法处理好这种人际关系。

抑郁症患者的情绪敏感且不受控制,当他们悲伤时,他们完全无法抑制自己,无论旁人如何去安慰,他们都很难从抑郁情绪中走出来。如果家属中有人指责他们在“作”,他们就更加悲观和绝望。通常,抑郁症患者总是喜欢强化对自己的负面印象。

陪伴抑郁症患者,需要的是耐心,我们可以告诉他们我们一直在陪伴着他们,哪怕是默不作声的向他们表示支持,也会让他们好受一点。陪伴者要适应抑郁症患者的不高兴,我们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不必每天都保持快乐以取悦他人。一般来说,只要极度的抑郁情绪得到了舒缓,他们自己能一点点的从抑郁状态中走出来。家属也不妨请患者列出一些容易让他们感到快乐的事情的清单,在他们抑郁情绪爆发的时候,为他们做点他们快乐的事情。不过最需要的是给患者一些肯定的力量,要告诉他们,他们存在很多优点。

我个人通过观察发现,那些家长喜欢用贬损语言来刺激自己的子女的家庭中,抑郁症较为多发,而且通常是家族成员中好几个人都会处于抑郁或焦虑状态。一些家属总把发生在家庭内部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反反复复拿出来吵,且喜欢以点带面,从一件事情带出一大片的大道理来否定他人。在这样的家庭中,成员们更容易抑郁。

中国人对抑郁症既处于无知的状态又有很强的病耻感,这导致很多中国家庭无法正视抑郁症的存在。我们至今对精神疾患仍然存在歧视现象,通常,各种精神障碍患者都会被我们当做“疯子”看待。而“疯子”在我们中国文化中,是一个骂人的词汇。这导致中国的绝大多数的抑郁症患者受到歧视,且不敢就医,无法得到医生们的专业帮助。

中国的肿瘤患者更是很可怜,目前我国大概还有一半的省份,根本没有专门为肿瘤患者设立的心理门诊。我通常会建议那些情绪不好的患者参加各种抗癌组织,因为在那些抗癌组织中,他们能够得到部分帮助。

我国的很多肿瘤医生也没有时间去阅读肿瘤社会心理学科方面的文献资料,在临床上通常仅仅为患者提供简单的医疗服务,不愿意过多的涉足患者的精神世界,也无法缓解患者的抑郁和焦虑情绪。这往往会导致治疗障碍重重,患者的依从性较差,且很容易因为患者和患者家属的情绪波动而产生医患矛盾。一些调查研究显示,肿瘤患者的亲人们更容易为抑郁和焦虑情绪控制,尤其是患者的伴侣,他们甚至比患者本人更易焦虑和抑郁。

我遇到过很多患者或患者家属处于抑郁或焦躁的状态,在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遭遇也令我自己心理不适,但是渐渐的我对此习惯了。一般来说,医生在这种时候,如果可以的话,多给患者或患者家属说一些肯定的话,帮助他们度过精神上的难关,会令患者和患者家属获益良多。对患者去世后,家属在居丧期的极端行为要表示理解和忍让,不要与患者家属发生冲突。一般来说,居丧期过后,患者家属的极端情绪都会缓解过来。

阅读与抑郁症相关的文献和科普读物,对抑郁症患者与患者家属很有帮助,与精神科医生建立联系也能帮助到患者。但抑郁症患者非常独特,他们不一定依从某个精神科医生,比如我本人接触到的一些抑郁症患者,对我的依从可能比对精神科医生的依从度更高。如果可能,我建议与抑郁症患者接触较多的肿瘤科医生们能够补充一些抑郁症相关的知识,阅读一些医学文献,在关键时刻,我们的一句话可能就能挽救一条想轻生的生命。

公众号:zhouzhiyuan360

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