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的太空服,为什么会设计的这么漂亮

交互设计学堂 2020-05-31 20:00

上图的太空服是不是很科幻?没错!它就是这次SpaceX两位宇航员穿的太空服。

作为几个设计师,我很为马斯克的一句话所打动,这句话就是:


“我希望设计出一款能激发孩子们成为宇航员的太空服,并亲自穿上这套宇航服,让他们兴奋起来。每个人都应该感到兴奋,这是由人类制造的东西,为人类而生。”



太空探索技术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表示,他花了3到4年的时间来研究新太空服,希望设计能让孩子们对宇航员大开眼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航天服采用了黑白相间、一体成型的时尚设计。这种太空服的设计是为了和太空舱座椅上配套。

马斯克周三表示:“我个人花了三年、近四年的时间来设计这些既好看又好用的太空服。”

自从几年前该公司开始设计航天服以来,马斯克就一直关注着航天服的外观。他找来了超级英雄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神奇四侠》、《复仇者联盟》、《X战警2》等影片的服装设计师何塞·费尔南德斯来设想原型。

费尔南德斯在2016年表示,马斯克希望这些太空服能够脱颖而出。当人们穿上这套太空服时,他希望宇航员看起来比没有穿上它的时候更好看,就像穿上晚礼服一样,穿上它看起来很有英雄气概。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东西。

就像是蜘蛛侠、钢铁侠、超人这类超级英雄,虽然现实中不存在,但是却是孩子们对于力量、勇敢、正义的形象寄托,是标志。


其实,美好的东西,总是能激发人们对于美好未来世界的向往,可以燃起心底的渴望。军人的军装、科学家的白大褂、白雪公主的公主裙等等,那么多的孩子都是因为偶像的外观而想成为偶像一样的人。

这些感官上的美好,可以不经过大脑,直击人的心灵,唤起人性中对美的本能渴望。摄影、音乐、建筑、设计等等都是如此,


美,本身就是一种生产力。


实体产品,美的力量无需多言,对于数字产品,其实也是一样。

美好的界面让人对产品体验产生好的预期。

诺曼的《情感化设计》开篇就写到,早在20 世纪90年代初,两位日本研究者黑须正明(Masaaki Kurosu)和鹿志村香 (Kaori Kashimura)就提出过这个发现,拥有迷人外表的物品比难看的物品更好用。


美好的界面会赢得用户的信任,而且是所有因素里边最重要的。

这是2002年斯坦福web可信性项目的研究内容之一。视觉可以影响用户的态度,交互可以影响用户的行为,同时两者之间是有相互联系的。

项目地址:http://credibility.stanford.edu/


美好的界面可以唤起人们的积极情绪。

美观的界面引发积极的情绪,比如轻松愉悦,这可以增强创造性和广度优先的思考。广度优先就是浅尝辄止,尽量尝试和不同的东西,但是每一个都是蜻蜓点水。就像你逛街逛淘宝在书店随处乱翻。而负面情感,集中在认知上就会增强深度优先效应,并且能屏蔽干扰。深度优先就是进入沉浸式的任务模式,关注目标,主动屏蔽打扰。比如紧张的考试。


最后,交互设计师,其实也是要有视觉能力,因为这会影响到整体的体验,功能易用,只能满足人机工学上人体物理上的要求,如果想做出整体更好的体验,必须要通过美的界面传递影响到人心。


对美的追求,应该是人们无止境的共同需求。




添加老D私人微信,朋友圈更多精彩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