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人被压抑久了,真的会变态

局外人看电影 2020-05-23 22:22


文|艾飞


最近总是会不自觉地哼起万能青年旅店那首《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在我看来,每到一个大时代,都会狠狠的抛下一大批人,而被抛下的人大都是后知后觉的,就像歌里唱的那样:


傍晚六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几瓶啤酒;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当然,这首歌的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把那些因时代的变化,被遗忘被抛弃的工人们的感受唱给了我们听。


一代人有着一代人的感受,他们这些人的感受是愤怒和失落。


我们听歌也好,回顾上一代也罢,终归,是为了能好好活在当下。


这首《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让我想起一部异曲同工的电影,就是董越导演的那部《暴雪将至》。


电影中油然而生歌中唱出的那种味道:云层深处的黑暗啊,淹没心底的景观。


《暴雪将至》的故事发生在1997年的中国某小城。


段奕宏饰演的余国伟是一个炼钢厂保卫科的干事,虽然嘴硬,但一直梦想着能当上警察,进入体制内。



所以,只要他听说哪发生命案,他就赶过去帮忙。


当然,这只是余国伟的一厢情愿,因此我们看到片中年轻的警察总是讽刺的叫他“余神探”,而且提醒他:


注意摆正自己的位置。


有一天,这个小城发生了连环强奸女人的凶杀案,人心惶惶。偏偏雨下个不停,作案的痕迹也被雨水冲刷掉,警察迟迟破不了案。


余国伟觉得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好机会,就带着保卫科的徒弟,又是到现场找证据,又是重演凶杀过程,不停的追查着凶手。


在余国伟看来,只要他抓住凶手,就可以在厂里扬眉吐气;只要抓住凶手,他就有可能实现梦想,当上警察。


这几乎成了余国伟的执念。


可是,执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它可以让人在不知道内心到底想要什么的情况下,不顾一切,横冲直撞。


有一次,余国伟差点就抓到了凶手,可就在追下马路时,凶手没了身影。因此,他不惜铤而走险,用心爱的姑娘,引诱凶手......



几年前,《暴雪将至》刚上映时,被宣传方吹成是中国版的《杀人回忆》。


别听他们鬼扯。


这片与《杀人回忆》有本质的区别,《杀人回忆》重点在于犯罪的过程,观众跟着紧张,一路猜测。


而《暴雪将至》从头到尾,着力点都是余国伟这个人,呈现的是他的喜怒哀乐,观众看到的,是在大时代下他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的命运。


余国伟,就是这片土地,那年月里普通工人的缩影。


这些生活在97年钢厂的工人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他们只知道,97年暴雪将至,大雨下个不停,城市被雨水笼罩,哪哪都是朦胧一片。


工厂的效益越来越差,时代变迁的铁锁套住了一个又一个。



只不过,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毫无知觉的,依然是每天准时上下班,下班就去喝酒,去灯光球场跳交际舞,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经验里。


直到,突然某一天,自己无缘无故被下岗了,才发现铁链把自己套的太紧,压抑又无奈。


人一压抑久了,就会生出鬼鬼祟祟的东西,一点点的变态。


所以我们看到,电影里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一天到晚在街上闲逛,盯着女人看。


所以我们看到,常年没有收入的中年人拿起菜刀,杀了整日吵架的妻子。


所以我们看到,那些寻欢的嫖客,泄火不满足,还动手打小姐......


同样感到恐慌的,还有余国伟,一直以来,他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走上厂里的舞台,从领导手中拿下“劳动模范”的奖杯。



那会的他,意气风发,感觉自己放个屁,都能气吞山河。


可是,转眼之间,厂里的大门就对他关上了,毕竟,保卫科这种部门又不值钱。


在那个年代里,人们坚信,体制内就是铁饭碗。下岗后的余国伟把心思都放在了凶杀案中,他觉得那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日复一日的守着凶手可能出现的地方,一直等着......


就我的观感而言,《暴雪将至》这部电影,前半段都很精彩,问题出在江一燕饰演的燕子出现后。


燕子就是余国伟那心爱的姑娘,这个角色刻画的太矫情,甚至这份矫情会给观众一种“这故事的悲剧都是她造成”的错觉。



电影里,燕子发现余国伟利用她引诱凶手后,十分痛苦,可事实上,余国伟一直就在对面守着,两个人如果好好谈谈,其实不至于那么拧巴。


但电影中,燕子的设置呢,直接就在余国伟面前跳轨自杀了...这也直接导致了余国伟的悲剧,让他悲愤万分,拿起电棍,不分青红皂白,一棍棍狠狠的砸死了一个他自以为是连环凶手的无辜群众......


这段处理的过于简单粗暴了,原本的格调一下子就下去了。


直到2008年,余国伟出狱,导演再用大段的回忆把味道一点点补上来。


当年,余国伟杀错了人,如今凶手其实早死了,这里导演设置了一个巧合,具体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出狱那天的对话很有意思。


警察:叫什么名字?


他:余国伟。


警察:怎么写?


他:余下的余,国家的国,伟大的伟。


警察:哪个余?


他:多余的余......



在我看来,《暴雪将至》从犯罪片的角度没啥看点,但是就从余国伟身上,反映那个变迁恐慌的时代,倒是很有滋味。


在监狱里待了十年,余国伟才想明白,自己不过是这个伟大国家多余的人......


一直以来,余国伟一心想进体制内,他要做破案的英雄,让大家瞧瞧他“余神探”可不是浪得虚名。


可事实上,我们都以为时势造英雄,但从比例上看,时势造的最多的是狗熊。


余国伟最后一棍棍打下去的眼神,分明变态成禽兽。


在电影《暴雪将至》里,下了两场“雪”。


第一场是当年他获得“劳动模范”时,那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时刻,那天,厂里的机器坏了,发言那会,头顶洒下大片棉花,看起来就像雪花。


但那不是真的,大梦一场。


第二场是出狱后,知晓了当年的真相后,他坐上了离开小城的汽车。


这次是真的雪,沉冤昭雪的雪,可他已失去了一切。


电影里,跟余国伟关系好的老警察一直有几个疑问:雨水这么多,今年冬天怎么了?案子这么多,这个社会怎么了?


1997年,这个社会怎么了?


1997年,人们到底想要什么?


犯罪只是一个引子,一个放大镜,清晰的放大了那个时代里,人们的恐慌。


我想,《暴雪将至》想让我们看的,就是在余国伟身上找到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然后,在我们自己的时代,给自己也找找答案。


写到这里,又让我想起一首很喜欢的歌,既然文章开始是一首歌,那最后也用一首歌结尾,歌曲叫《不多》。


《不多》是一首送给孩子的歌,但适合唱给每一个压抑的时代:


多多你不要哭,长大你就会清楚,这个世界没有人对你真的在乎。你是你我是我,各有各的想法,必然有那么一天,你就突然离开我,你走吧,你笑吧,你找寻你自己吧。



往期文章千万,别让苦难白白过去


微信&微博:局外人看电影
顺手点下在看,谢~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