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的文明与脆弱的心灵

周志远 2020-09-12 08:04

世界卫生组织(WHO)根据流行病学发展趋势做出了一份关于疾病负担的报告,该报告预计到2030年,单相抑郁障碍、缺血性心脏病和道路交通事故会是疾病负担最主要的原因,单相抑郁障碍将由现在的第三顺位上升到第一顺位。大多数人不会关注这一数据,也不太明白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所谓的单相抑郁障碍,就是俗话说的单相抑郁症,我们通常提及的抑郁症,绝大多数属于单相抑郁症。与单相抑郁障碍对应的还有双相抑郁障碍,二者的区别是单相抑郁障碍患者没有狂躁发作的症状,双相抑郁障碍存在狂躁发作的症状,双相抑郁障碍又被称为躁郁症或狂躁症。

单相抑郁障碍患者,典型的症状就是抑郁焦虑和激惹。患者沉浸在抑郁之中,感到世界已变得毫无光彩,死气沉沉。病态心境可伴有自罪自责,往往有自我贬抑想法。无法集中思想,犹豫不决,对日常活动兴趣减少,对社交丧失兴趣,常常感到无助和失望,反复想到死亡,严重者会自杀。

世卫组织进一步预计,到2030年,单相抑郁障碍约占全部疾病负担的四分之一左右。这会催生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抑郁症患者大多处于失能状态,他们不但无正常的谋生能力,还需要长期治疗。到目前为止,抑郁症仍然是无法根治的疾病。

为什么在文明越来越发达的时代,人类的心灵却越来越脆弱了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这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今天癌症和心脑血管疾病肺阻塞疾病成为困扰人类的最主要的流行病,十年后,抑郁症就会成为更令人头痛的流行病。

很多家长在憧憬着孩子的美好未来,但是可能令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后,会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丧失了工作能力,也丧失了生活的乐趣。

我们生活在过度竞争的时代,起跑线被拉得越来越早,孩子们在年纪轻轻的时代,就已经对人生充满了厌倦情绪,长大后了无生趣。富裕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已率先进入抑郁症大爆发的时代,发展中国家正在紧随其后。

人是社会化的动物,人类的流行病受社会的影响。从预防流行病的角度来说,只有全社会改变行为模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流行病问题。单靠医疗卫生机构解决流行病问题,只不过是在扬汤止沸,而非去薪之举。

单相抑郁障碍与现代化文明的关系至为密切,越早实现现代化文明的国家,单相抑郁障碍越普遍。为什么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和良好的经济条件反而造成了更多的抑郁症患者?这是一个特别令人费解的问题。我们今天的文明璀璨夺目,人类的精神世界丰富多彩,相较于我们的祖先来说,我们的生活条件已经大大的改善了,但是却越来越多的人感受不到人生的乐趣。

诚然,单相抑郁障碍一直都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中国古代医学特别强调“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等七种情志活动)为致病之内因,七情之中除了“喜”之外,基本都属于消极情绪。

抑郁对人身体的不良影响向来为中医所重视,中医病名“失荣”(晚期癌症出现体表淋巴结肿大)即形象的将此病的病因归结为人在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后,精神抑郁导致的,事实上C型性格(即抑郁型性格,此类性格以害怕竞争,易生闷气,逆来顺受为主要特征,多因过早的进入过度竞争并在竞争中受挫而导致)者确实更容易患癌症。

中医妇科学中更强调妇人以肝为先天之本,认为妇女易抑郁,一些妇科专家(如陈自明和刘奉伍等)强调治疗妇女的各种病都应兼顾妇女肝气郁结的特点,为患者开一些疏肝解郁的药。

我在近五年来,感受最强烈的一点就是接触到的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见过多起因抑郁症而自杀身亡的案例。而且抑郁症患者普遍的呈现低龄化的特点,癌症患者中兼见单相抑郁障碍的特别多。

罗素先生曾经说,中世纪时代,人类的精神生活很枯燥,没有什么精神生活。所以他小时候郁郁寡欢,直到有一天他在数学中找到了乐趣,这才结束了抑郁的状态。而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的精神生活丰富多彩,每个人能够接触到的文艺作品和新鲜信息都是海量的,结果反而物极必反,出现了不堪承受的状态,印证了老子哲学中的“多则惑,少则得”的观点。

抑郁症最严重的国家芬兰正在改革目前全世界各国都普遍使用的按照学科教育的教育方式,芬兰的教育素来驰名全球,很多人羡慕芬兰人的教育,但是殊不知芬兰的自杀率也领先全球。在芬兰,单相抑郁障碍很普遍。

如果越来越发达的文明,并不能给人类带来幸福,反而造就了越来越多脆弱的心灵,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我们很多人盲目崇拜的现代文明呢?我认为有识之士应该先于社会大众看到未来的幸与不幸,为解决社会问题寻找方案。

我们应该对文明有摧残人性的副作用这一点有深刻的认识,对人类引以为傲的现代文明和教育有所反思。培根曾说人类对知识与技能的追求,不应该是“为了自得其乐、争强好胜、高人一筹、追名逐利、争夺权位,或其他任何类似的卑微目的,而应该是为了改善生活。”我们的文明如何改善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的不止物质和精神上的富足,还需要心灵上的安宁。我们不能以不断的刺激人类神经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和促进经济的发展。

营销学教材上有这样的说法:人类只有在处于极端的情绪状态(如悲伤恐惧愤怒和欣喜若狂等)时才会有购买的冲动。被消费主义牢牢控制的现代社会,正陷入无数巧舌如簧的推销员们制造的躁动不安的情绪之中

海洋地理学家雅克 · 库斯托曾经做过一次试验,他带了一个计数器,用于计算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他在巴黎散步的过程中,遇到的推销的次数。每当有一个业务员向他推销某种东西时,他就按一下计数器。结果一天下来,他按了183次计数器。

显然我们不需要那么多东西,我们绝大多数人拥有的东西都远远的多于我们真正的需求,但是我们仍然在不停的购物。我们的神经早已经被熟读各种营销宝典的广告商和推销员刺激得停不下来。我们的孩子也不一定需要考入清华和北大,但是各种人生导师在用他们雄辩的口才在说服我们把孩子的潜能逼出来。

谁的灵魂真正的由自己主宰?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过是广告商、推销员和各种人生导师们的玩物而已。

愿大家摆脱灵魂受制于人,受制于社会的命运,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们不受到单相抑郁障碍的折磨,能够在快乐生活中感受到生命的愉悦,看到见星空,看得见大海,看得见高山,看得见阳光。

公众号:zhouzhiyuan360

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