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吧唧嘴,也能引领新吃播?

青年横财发展会 2020-06-10 12:08

 

 大胃王吃播这样的题材曾经红极一时,靠此名利双收的吃播们不在少数。
             
“吃吃喝喝就能赚钱”的梦想竟然真的可以实现了!一时间无数人蜂拥入场,试图分上一杯羹。
 
你能吃得多,我就用贵价食材挑战你的认知。 
              
吃播逐渐变成了一个需要资本积累的高难度工作,要么食量天赋异禀,要么钱包天赋异禀。
 
有人靠着流量变现成功出圈做起微商生意,有人却因为催吐和大负荷的进食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而胃口和荷包都没有优势的老八,只能选择最猎奇的方式来博取眼球。 
       

△ 美食家老八

 
这样的视频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新奇刺激,但同时也让我们的阈值越来越高
 
大胃王初代目木下佑香的视频观看量也从18年动辄80W-90W逐年下降。
       

△ 2018年


2020年最新的一期吃播视频观看量已经锐减到18W左右。点赞等互动量也指数级下降。
       

△ 2020年

 
知乎上的网友们开始寻求这样的主播。
             
巧了巧了。吃相好,话很少,宠物吃播完美契合了楼主的想象。
 

 

渐渐变味的人类吃播逃不开过气的魔咒,宠物吃播变成了我们新式隐秘的快乐。
 
一只萌到流鼻血的博美咀嚼着精致的食物,弹幕里层出不穷的“awsl”“人不如狗”已经隐隐暗示了宠物吃播在当今社会的风靡程度。 
               
作为下饭视频,宠物吃播非常合格,观众老爷们对动物的包容程度远超人型生物,不少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有一些狗子在镜头前大口吃肉,大口喝汤,让人看得酣畅淋漓。 
             
有一些宠物吃相优雅,就连吃的食物也极度拟人化。
 
切切意面👇
               
恰恰寿司🍣
               
不仅如此,猫猫狗狗以外的宠物也纷纷选择下海把吃播作为职业了👇
               
给您表演个吃苹果皮👇
               
甚至战力凶猛的小浣熊也营业了。
       

△ 躺吃的梦想映照在动物身上帮我们实现了

 
选项丰富,任君挑选。吃嘛嘛香的感觉使他们承载了我们下饭视频的需求,就连吧唧嘴的声音都成了很多人睡前解压的方式。 
             

 
人型生物吃饭吧唧嘴这件事可以被投稿树洞,列上分手/离婚日程。
 
在宠物身上,却变身成一件吸粉法宝。毛茸茸的小嘴,伴随着吧唧的声音安抚了多少人的灵魂? 
               
这种感官刺激对于很多失眠的小伙伴来说,简直是福音,而这出现了新型名词叫ASMR。
 
小科普:ASMR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其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
 
ASMR的风靡也就是近几年的事,随着物质的富足,人们对精神层面的放松追求变得更为细致,甚至形成了亚文化。
 
用听觉或是视觉的留白来舒缓被压榨了一天的神经,便是ASMR的终极奥义。
 
除了吃饭吧唧声以外,切肥皂的声音及整齐的观感,也治好了不少人的强迫症。
             
面对这样小众需求,很多人为了吸粉竟然打起了软色情的擦边球,这让人们开始质疑喜好ASMR的人的用心。而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不仅把搞正经ASRM的博主逼退了圈,也伤害了真正喜欢ASMR的人群。
 
宠物吃播作为ASMR中的一股清流开始被推崇,那些能让耳朵怀孕的微微吧唧声,食材被咬碎的窸窣声,都是不少人的失眠良药。
 
而再进一步深挖吃播与ASMR风靡原因不过是人们想在焦虑中寻找一丝通风口。 
               
贩卖焦虑在当代甚至成为了一门生意。早上要让梦想把自己叫醒,睡前要问自己一句:我比昨天更博学了吗? 
               
我们比100年前物质富裕了无数倍,然而幸福感似乎并没有提升太多。网络放大了少数人的生活,某乎“人在美国”,“刚下飞机”,“人均985毕业”已经玩成了梗,但很少人告诉你,985的录取比例只有1.62%,房奴才是人生常态。
 
网络的发达,使“我见过世界的美好,却无法拥有”变成了心头的紧箍咒。
 
终于,我们开始厌恶这些贩卖焦虑老营销号。无聊经济的兴起便是对焦虑经济的抗议。
 
即使无数人在批评抖音是杀时间神器,抱怨不知不觉中便能刷掉几个小时。但是依然不妨碍头条系如今成长为全国甚至全球最具潜力的互联网巨头。
 
宠物吃播作为一个无聊经济的代表性通风口,已经预示了,这个社会作为一个鼓胀的大气球,需要被放一放气了。 
             
无需太久,一刻就好。
 

 
此时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即使无聊经济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必需品,ASMR是小众亚文化的宠儿,但是宠物吃播的兴起又能持续多久?
 
作为宠物吃播,只做自己是他们的第一大优点,无需担心狗设翻车和面对催吐假吃的丑闻。
 
不会与主子闹翻,导致合约风险。因为没有一只狗子会在意自己帮主人赚的盆满钵满的时候,身上的衣服是Chanel还是优衣库。
               
但当人把自己的物欲强加在宠物身上,宠物吃播也会走上一条黑化之路。
 
人可以为利所趋逼自己进食那些巨量或者难以下咽的食物,然而动物却很难违逆天性。
 
为了争夺眼球,“炫富”的历史只能再次重演:萌宠的伙食越发猎奇珍贵,动辄便是澳龙和牛天价火腿。 
               
带着金箔的汉堡不过也是吸粉的手段。
               
一旦吃这些贵价食材的动物吃播不足为奇,人们还会继续寻找具有爆点的方式。
 
而动物们在手机这一方屏幕里也可能被迫成为当代小型马戏团。
 
除了道德风险,老套的变现方式也成了宠物吃播生命力的阻碍。
 
油管上的博主倾向于将吃播打造成个狗IP,贩卖周边。
                
国内的宠物博主们更倾向于走直播带货的老路。
                
如果网红开淘宝服装店是第一波流量变现的财富密码。那么这种直播带货则是第二波利用流量变现的方式。
 
而人的注意力是“稀缺的”,早期挤入赛道的勇敢者们享受着先发优势,张大奕雪梨等已经成功变身资本。
                
而那些后来者你还记得谁?
 
以此为鉴,在人人皆直播的年代中,除了薇娅李佳琦辛巴及跨界天王罗永浩以外,你脑子里如今还能闪过谁的名字?
       

△ 一直稳居淘宝直播第三的烈儿宝贝至今无法被叫出姓名

 
现在直播的赛道已经是人头攒动,就连曾经需要客户经理请入贵宾室详谈的投资类的基金都可以靠直播来带。
               
靠着短视频爆火再直播实现盈利曾经是一条草根翻身的通道,然而优秀的商人永远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如今流量造假,品牌方抱怨亏本,网红不仅要与明星竞争,甚至还要与官方争夺流量。机构、网红、品牌方形成的三角结构也不再稳固。
 
当行业内人数渐渐充盈,人们感受到的新奇感会骤减,新型经济的生命力之短也在此体现。
 
直播带货对宠物吃播最致命的一点是离开了配音与剪辑的宠物无法靠自己说服观众去购买商品,只能让主人做主导,而短视频打造的各种狗设在直播面前会瞬间崩溃,吸引力也不复存在。 
               
除此以外,直播带货的本质是靠背后的选品团队来提供优质低价的商品。这对散户为主的宠物吃播们显然是能力上的一个挑战。
 
而今年更因为疫情的冲击,很多广告商的宣传预算大幅削减,自然合作协拍短视频的需求也降低了,这对刚刚盛行起来的宠物吃播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难以盈利,那宠物吃播只成为爱好者的领地,而这也不仅仅是宠物吃播面临的困境。
                
第二波流量变现模式已经渐渐接近尾声,而第三波究竟会如何出现?我们还需等待在蛰伏的开创者。
 
依旧遵循老路的宠物吃播,也许只能是昙花一现。


设计/视觉:YAN



↓ 推 荐 阅 读 


👇来自横发会的神秘祝福👇

人点在看,财神爷在看👇

本站根据用户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ershicimi@163.com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

热门文章